88必发娱乐平台

老兵的情谊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何跃平  时间:2019-05-09 【字体:

1978年,我开启了自己成人后漫长的生命旅程。在那年的春光里,我和战友共同埋下一颗种子,无论远行万里,这颗种子带着梦想,发芽、成长……

那是一个春雨绵绵的日子。这一天,我与浙江省一批热血青年,汇聚在义乌火车站,登车壮行。这一天,我们洒泪告别亲友,挥手告别故乡,这一天,我的人生旅程从此掀开了光彩的一页,从军西征,远赴边疆。这一天,我走进了十四局四公司的前身——铁道兵89319部队。

才辞家乡春燕呢喃,倏见边关大漠孤烟。专列一路西行,从绿柳倩影,满山青翠的江南水乡,再西出阳关。广漠、苍凉,天高地阔,怒吼的西北风,使我这个南方青年走进了神奇的世界,我不知道前方是圣地还是魔域,在青春的热血喷涌中,扑入到雪域高原的天山之中。

列车西行,过长江,跨黄河,穿沙漠,越戈壁,八天九夜的征程,风过辽阔的地平线,贴着车窗声声嘶鸣,骆驼刺写下陌生的诗句,火车缓慢前行再前行,遥远再遥远,我的军旅从此起程,壮丽的人生从此书写。

车轮的节奏中,闷罐车一路向西,我吃过军供站的粉条煮白菜,我啃过车厢里带的大饼,我吃过白面馒头,但我更多的是离家远行的乡愁。乡愁啊!那是一杯绵绵醇厚的黄酒。

从此,“铁道兵”这三个字,伴随我一生深深地镌刻在征程的路碑上。

多少日月轮回,褪去青春风华,我与部队与企业一起逢山凿路、遇水架桥……

新疆,对于我来说,是这么陌生!雪山,是这么神奇!我就这样走进了另外一个陌生的世界。

当我从吐鲁番车站下车时,迎接我的是怒吼的西北风,是冰寒的下马威,是西北无情的沙尘考验。我不得不裹起厚厚棉袄,束紧身体,抵御严寒,在大厢车浩浩荡荡的车轮驱动下,穿越冰达板,直插南疆腹地——乌拉斯沟。

新训,意味着艰苦的军旅起步,一个多月后,我走上艰苦的战斗岗位,展现在眼前的是土坯房,房顶是芦苇和油毡。还记得那首打油诗:天上不飞鸟,地上不张草,风吹石头跑,四季穿棉袄。我们一个班十多个人睡一个大通铺,冬天有火墙取暖,吃的水是从山脚下一条积雪融化的河沟中拉来的。吃的蔬菜,从头年秋末就贮存在山沟下挖掘出的地窖中,里边几乎是土豆和白菜。冬春都是冻白菜和压缩菜。逢年过节杀一头大肥猪,吃一次大肉罐头、蛋粉,还不觉得过瘾。这就是我的生活写照,这就我的工作环境,这也是我们的精神财富。

在库尔勒孔雀河边,当年正值豆蔻年华,爱情萌动。可在大西北的风沙中,我把爱深藏在心底。那时,没有灯红酒绿,没有超市、KTV,没有车流如织的街道,也没有奢华衣着和金镶银裹,更没有手执而往的爱情亲昵,最盼的是家乡女朋友的来信,一封信历经万水千山十多天才能到达手中,连八分钱的邮票都起皱了,上面盖着故乡名称的邮戳也褪色了,可我却是如获至宝,偷偷地翻看多少遍,珍藏在箱底,珍藏在心中,仿佛看到遥远的故乡,那一张甜美的脸庞,听到那一声深情的祝福,感触那温暖的呼吸,仿佛看到自己女朋友一样高兴和激动,那种爱,如天山雪莲一样圣洁和神圣啊,珍贵无比。

每天都是在艰苦中的环境中负重前行,磨砺自我信心,在要求进步中塑造自我。正因为铁道兵特殊的军营环境和工作性质,培育了铁道兵如草原宽阔的胸怀,如沙漠绵延的豪情,也有江南水乡般一样的柔美和细腻,粗犷却不失诗意,从艰苦的生活中提炼思想意境,在四季跋涉中丈量人生方位。岁月如歌,往事如梦。

时光到了1982年,我随部队从新疆南疆铁路起营拔寨,转战革命老区沂蒙山,投入到兖石铁路的建设中。

兖石铁路为铁道兵的壮丽诗页翻开了新的一章。因为1984年1月1日,国务院、中央军委决定撤并铁道兵部队,向军旗告别。我开启了人生崭新的另一页。

兵改工后,企业的经营发生重大转变,由指令性的计划承建施工任务走向竞争的市场大潮。但是,企业的许多管理触角依然延伸着部队的传统优势,市场变了,铁道兵精神却没有消失。当时,我在宣传部门从事新闻报道工作,根据领导的安排,接手了一项比较严肃的政治任务——拍摄制作一部反映公司兵改工以来各方面取得成就的专题片。任务下达后,时任党委书记尤开平、副书记胡洪安和宣传部一起策划,从时间跨度、题材选择、典型挑选、解说词撰写、播音、制作时长等都列出详细计划。随后,我和总公司、集团公司党委宣传部分管领导一起再对专题片的每个细节进行研究,寻找闪光点。因为要在不到半个小时的片子中充分展现企业在兵改工7年来的成就,只有找到典型中具有全局性的亮点,才能涵盖专题片所要表现的目的。于是,走向市场并取得市场优质效应的沪杭复线、温州机场建设、莱钢改扩建、潍坊纯碱厂、淄博乙烯、济青高速、青岛高科园等列入重点选材。同时,作为企业改工后进行摸索创新的企业党建、专题思想政治教育、精神文明建设、工会建设、团建、队伍建设作为展示风貌的重要题材,都要在片子中传达出来。我们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肩扛机器,深入工地、厂矿和职工住地,不分昼夜,把镜头伸向第一线,取得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。在拍摄制作过程中,我们面对的都是改工过来的“铁道兵” ,他们虽然脱下了军装,依旧保持着部队时期的淳朴、忠诚、坚毅的人格品质,“铁道兵” 三个字犹如刀琢石刻一般嵌入骨髓。我们从他们那里受到烈焰一样熏陶,在后期的制作中,情绪一次次被燃起。虽然告别了军旗,但在他们心中,军旗依然在飘扬。于是,在为专题片冠名时,摄制领导小组成员李全虎突然脱口而出“今日旗更红”,于是,专题片《今日旗更红》就这样诞生了。之后,在时任处长李景元、党委书记梁世山的大力支持下,投入20万元购置了广播级摄录设备,成立了新闻录像中心,相继拍摄制作了《钢城铁兵》《决战京九》《决战渝怀第一隧》《路在延伸》等专题片,主题依然离不开“铁” 字号,也许,铁道兵之魂是不会随时光的洗涤而飘散。

在企业宣传战线上,我书写这个企业的成长轨迹,报道这个企业的发展脉络。

岁月如梭,我在这个企业已有四十多年相濡以沫,如今临近退休,对“中铁十四局四公司”这个称呼却愈发亲切,心中的情愫越积越浓,心中有万分不舍。是企业这块沃土,使我能深深扎根,是企业这棵大树,能给我挡风遮雨,我就象一片绿叶,怀着感恩,怀着留恋。

这是绿叶对根的情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