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必发娱乐平台

黄土高坡上的“攀登者”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郭新璞  时间:2019-05-07 【字体:

皮肤黝黑,个字中等,满手老茧,腰间挂着一个很大的水壶,裤子已经磨得起了毛,黑色的运动鞋上沾满了黄土,常年的风吹日晒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很多,大家都说他很像在黄土高坡上土生土长的老农民——薛银磊,港航局总承包(船舶)公司银百高速(G69)甜永段TY16标项目测量部部长。

2018年6月的一天,薛银磊接到紧急任务,要求他带领队伍前往甘肃完成甜永高速的测量任务,在这里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——在海拔一千多米高的黄土高坡上完成全线近30公里的高速公路、桥梁及施工便道的测量放线工作,项目地处高原沟壑区,地质为多为湿陷性黄土,几座大桥横跨深度近百米的沟壑,施工难度巨大,在倾斜度近乎垂直的土山上需要精准地测量出桥梁桩基的位置,只要稍不留意很可能就会滑下山坡。

“27.9公里的路程,只有四个人,需要在一个月内完成全线复测,刚听到这个任务的时候,我们都觉得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”由于种种原因项目进场晚,为了不耽误工期,这支“先头部队”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和身体压力。

面对一座座近乎垂直的深谷,薛银磊和他的团队在实践中不断研究解决办法,终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队里的一个小伙子看到电视机里播放的攀岩画面,激发了他的想象力,“我们能不能也试试用攀岩的方法放线呢?”

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起初他们只是将一根安全绳栓在测量员的腰上,测量员需要手脚并用地爬上爬下,但由于地质环境的原因,只要测量员轻轻一动,绳边就会刮下很多土,不偏不倚地掉在测量人员的脸上,有时候一个来回下来脸上、嘴里、身上全是土,爬的时候连路都看不清。

“最艰难的几段路,爬到后面的时候我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在爬了,迎面而来的风和土拍打着我,大脑变得一片空白,而我需要本能地向上爬,等爬上来,看到山崖下自己定的桩位,感觉自己很了不起。”在首次放线归来后测量员曲向铎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感受,“有时候一张嘴就是一口土,咸咸的带点苦味,一天下来嗓子像被火烧了一样又干又痒。”

伴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和努力,攀爬慢慢变得有序、顺利起来,大家结合经验分析,采用固定的锚固点固定绳子的一端,学着用“之字形”下降法下降,解决了尘土遮挡视线难题。为按时完成全线控制点复测,一行四人常常天刚蒙蒙亮就出发,中午在工地吃点盒饭,晚上顶着矿灯继续测量,“迎着朝霞出门,踏着夕阳而归”是他们的工作常态。

经过30多个日夜的奔波和艰苦测量,全线控制点复测结果按时上交,得到了监理和业主单位的赞许,为项目路基、桥梁便道等工程的施工赢得宝贵的时间,打通了项目施工的“黄金生命线”。

“我一辈子没有走出过这里,我很想出去看看,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……”一位80多岁的老爷爷在得知两年后高速公路就能修好后,眼里噙满了泪水激动地说道。

作为建设者,他们深知,没有路的地方才是最需要他们的地方,他们翻山越岭、无所畏惧,用坚毅和执着建设着一条条通往幸福和美好的康庄大道。正如他们所说:“攀高山、战酷暑、迎风沙、斗艰难,工程测量是我的职业,也是我热爱的事业,有梦想的地方就有路”。